蹲在角落的小铜桶

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接济天下

【狗崽】再来一个回合

现代,杀手设定

    大天狗意识到他其实很在意妖狐时,似乎一切都晚了
    “幸好,最后还能看到你”妖狐颤巍巍地伸手抚上大天狗的脸,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鲜血早已浸红了衣襟
    “你……”大天狗的呼吸还有些紊乱,许是急匆匆赶来的后遗症,也许是被他这幅模样吓到了,一时竟是说不出话,他跪在妖狐面前,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。“对,对不起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,眼泪从眼眶中滑落,迅速略过面颊,低落到妖狐黑色的外衣上,以前从不知道,心脏居然可以这么痛,痛到除了眼前这人,已无暇他顾了
    “别哭,”妖狐的指尖抹去大天狗脸上的水珠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     第一次见到妖狐是在大天狗刚进入组织的那天,妖狐正和一个姑娘说着话,两手还颇为不安分,时不时就揩一点油,落在大天狗眼里,活脱脱一副地痞流氓样,那时候大天狗多年轻气盛啊,晴明刚想介绍呢,大天狗撂下一句“我不屑于认识这种人”便走了。对他来说,即便是杀手,该干的事,该有的品行,也是一样不能少的
    “你怎么就这么不待见妖狐?”有次在酒吧时酒吞童子晃着酒杯不经意问道
    “我最讨厌的,就是轻浮花心之人”大天狗淡淡地答道
    “真是搞不懂你”酒吞喝了口酒“他轻浮也没轻浮到你身上啊,你又在意什么”酒杯微微往前一倾,大天狗顺着杯子看过去,不远处妖狐正端着酒杯与一姑娘攀谈,这姑娘又是从未见过的。每次看到妖狐,他身边总带着不同的女子。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,妖狐一转头,正对上大天狗的视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随即又笑着对他点了点头
    在意吗……大天狗可从来不觉得自己在意妖狐
    大天狗在组织里人缘很好,因为他强,又极具风度,但妖狐的人缘更好,因为他八面玲珑
    那次妖狐满身是血的回来,一看就是受了伤,大天狗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扶他一把,就见医疗队的姑娘们急匆匆得赶了过来,那些平日里受尽了妖狐调戏的女孩子们,此刻却表现地比谁都急
    其他人受伤的时候她们分明没有这么着急过,大天狗暗暗啐了一口,真是个祸害
    “大天狗先生真的是很厉害呢”一日训练完毕时,妖狐向大天狗搭话道,那时大天狗进入组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跟所有人都相处的不错,唯独妖狐,他却很少搭理,明眼人都看得出大天狗是故意疏远他的,可偏偏这当事人好像什么也没看出来一般
    “嗯”大天狗擦着自己的枪,随意敷衍了一声“你也厉害”
    这当然是客套话,而且还是不过脑子的那种客套话,大天狗并不清楚妖狐的实力究竟如何,不过曾经有次碰见妖狐练习打靶,技术实在是不敢恭维,简单的移动靶而已,妖狐竟是只中了两枪,同样是玩枪的,这种移动靶,大天狗早在开始接触枪法没多久就可以做到百发百中了
    “哈哈”妖狐干笑了两声,这话在他耳朵里简直就像是嘲讽,他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大天狗擦枪,过了一会儿,喃喃地说道“小生若是也能如此便好了”他的声音很小,又恰好能让大天狗听的一清二楚,搞的大天狗不知道这话是自言自语还是对他说的了,犹豫了一下,大天狗说道“勤奋努力,你也行的”
    “大天狗先生接下来还有事吗?”妖狐突然问道
    这话问的大天狗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摇了摇头“没有,怎么?”
    “斗胆想请大天狗先生赐教一番”
    大天狗看向妖狐,那双平日里风流婉转的桃花眼在此刻异常的认真,他的眼神很坚定,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
    糟了,大天狗暗道,中了他的套了,虽然很想拒绝,但大天狗已经每天任何拒绝的借口了,只得点了点头
    组织内有专门的训练场地,大天狗跟在妖狐身后进了练习场,妖狐一欠身“那么,还请大天狗先生多多指教了”
    练习枪用的子弹自然不会是真枪实弹,而是特质的橡胶子弹,虽然中枪不会有什么大碍,但是疼痛还是不容小觑的,几回合下来,妖狐那暴露在外的手臂上已满是醒目的淤青了,而大天狗,则可以说是毫发无损
    大天狗的每一枪几乎都是挑着位子打的,不会伤及重要部位,又能明显得感受到疼痛,本想着这样几枪下来,妖狐马上便会檄枪认输,自己也能早些落个清闲,可谁知妖狐竟是硬生生地挨了下来,连吭都没有吭一声,只是一次次地说着“再来一回合!”
    妖狐的眼中仿佛闪着一团火焰,那是兴奋,是不甘,是倔强,还有一些看不透的情绪掺杂在其中,他的嘴唇微抿,淡紫色的头发有些凌乱,染上青色的肌肤有些妖娆,大天狗发现,妖狐真的很好看
    当妖狐再一次喊着“再来一回合”时,大天狗拒绝了
    他一定不知道,他其实很强,大天狗这样想着
    “大天狗,大天狗?”
    大天狗回过神来眼前的晴明有些担心地问道“怎么了,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”
    大天狗摆摆手,“没事”
    该死,大天狗在心里责备着自己,怎么又在看他了
    大天狗最近常常心不在焉,回过神来时却总发现,自己正盯着妖狐看呢,妖狐身上仿佛是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,总是在经意或不经意间将大天狗的视线拉扯过去,大天狗看得越多,越觉得自己真的是参不透妖狐这个人,明明怎么看都只是一个风流公子,却偏偏有那么一双明亮昂扬的眼睛,每当大天狗闭上眼时,妖狐那天的模样就总会浮现出来,那带火的双眼,渐紫的头发,上挑的眉毛……
    真是着了魔了,大天狗嘲道
    大天狗收起枪向外走,明明这次任务已经结束了,接下来只需要安全撤离就可以了,但他心里却仍有着一种强烈的不安感。不对劲,好像哪里不对……
   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与妖狐搭档完成任务,妖狐负责控制监控室,指引路线,大天狗负责刺杀目标人物,就在刚刚,他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任务,但却总觉得有点不太对,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刚才的画面
    大天狗进入目标人物所在的房间时,目标人物正站在窗边欣赏夜景,窗帘似乎被风吹动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茶几上是一瓶已经打开了的红酒,旁边摆着两只干净的高脚杯,茶几前的软质沙发上还有一个下凹的印子,显然刚刚还有人坐在上面,看到大天狗进来,目标人物露出一个慌张的表情,似乎想说什么,大天狗便赶在之前果断利落地结果了他,倒下前的最后一秒,目标人物猛地转头,好像想最后再看一眼浮华的城市一般,但却只来得及转90度看到窗帘,便倒地而亡,确认死亡后,大天狗走出了房间
    很顺利的一次任务,但是,不对劲
    房间里只有目标人物一个人,为什么茶几上有两只杯子?红酒盖子都开了,为什么杯子是干净的?沙发上还有坐过的痕迹,为什么目标人物会在窗台?就好像是……好像是发生了什么急事,使目标人物刚打开红酒还来不及倒上,便匆匆赶到了窗台
    大天狗猛地睁大了眼睛,窗户是关着的,窗帘怎么会动!
    一个猜测迅速在他脑海中形成,他都顾不上此刻在哪了,慌忙对着联络器叫妖狐的名字,但传来的却只有“沙沙”的杂音,他不想相信这个猜测,但又不得不承认此刻这是最好的解释,脚仿佛不受控制,往回跑了起来
    一切不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,他杀错人了。
    茶几上有两个杯子是因为本来就有两个人,“目标人物”匆匆赶到窗边是因为接到了大天狗将要袭击的消息,大天狗的行踪早已暴露了,他杀死的,不过是个替身。替身最后猛地转头不是要看看窗外的夜景,而就是窗帘中藏匿的真主!
    他的任务失败了,那妖狐此刻,必然处于危险之中!
    大天狗赶到时,看到的就是一个浸在红色鲜血中的妖狐,他大脑一片空白,跪在妖狐面前,一遍遍地说着“对不起”,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他是这么的在意妖狐
  妖狐抹着大天狗脸上的泪珠,轻声说道“别哭,你听我说,我一直很羡慕你哦,又强,又招小姐姐们喜欢,我一直有在偷偷练习,却怎么也不及你……晴明告诉我这次要和你搭档时,我就想着,绝不能拖了你的后退……”妖狐越说声音越轻“到头来,还是……”
    “别说了别说了,是我的失误……”大天狗反握住妖狐的手,把他抱着快速往外跑
    妖狐嘟嘟囔囔地继续说着,到最后,声音轻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了“其实,我很喜欢你……”
    大天狗早已顾不得听清他说了什么,只想着快点,再快一点,妖狐一定还有救……
   突然,大天狗感到妖狐紧紧拉了一下他的衣服,声音变得清晰起来,响得仿佛可以穿透心脏:
    “真希望能够再来一回合啊”

【完】

妖狐:“你听我说,其实我觉得我还是能够抢救一下的”

这篇文我真的写了很久,一些原先想好的情节都已经不记得了,最后一段故事可能会和开头有点接不上,因为我已经忘记了刚开始写时的构思了
到后面写的有些草率了,想着快点把它结尾就可以结束了,耗时太长真的不太行,只会一点点消磨当时刚开始起笔写这篇文的欲望,虽然不想让它如此的潦草,但是我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
狗子其实从一开始就很在意崽,只是他不自知,而崽崽则是慕强而在意狗子,然后无意识深陷,我想写的是这样的故事,本来也许还会写崽崽视角,但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……
虽然不记得原先的构思,但是我可以肯定在我一开始的构思里崽崽肯定没有死,不过现在也没有死就是了【大概】我从头到尾一直是想产小甜饼的,但是好像做坏了……
总之,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,谢谢

【狗崽】关于河鲜的情调

    看着眼前一只只白色的泡沫箱,妖狐更迷惑了
    时间回溯到两天前,妖狐刚刚睡醒,坐在庭院里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就见晴明急匆匆地从外面赶了过来,妖狐眯着眼猜测着晴明这是怎么了,就见他的身形从一个小黑点逐渐放大,放大,径直跑到了妖狐跟前
    “崽,你跟我过来”晴明一把把半躺着的妖狐拉了起来,拽着带他往外走
“呃,阿爸?阿爸怎么了?”晴明难得用这么大的力气,仔细一看,他的衣服脏的不行,上面满是衣褶泥污,头发也有些凌乱,看上去竟是有些狼狈,妖狐有些担心了,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?
    两人急匆匆得赶到了斗技场,门口站着姑姑吸血姬座敷和一目连,正是晴明早上带去斗技的式神,只是……还少了妖刀姬?妖狐正奇怪着,走近时,发现他们和晴明一样,都是一身的狼狈,像在地上摔了很多次一样
    “妖刀不肯上了?”晴明问姑姑,姑姑点了点头,她新做的发型都乱了,一缕长发从发簪中滑落,只能隐约看出原本发型的轮廓了
    “那就让妖刀先回去休息吧”晴明挥了挥手“我们六个上”
    妖狐环顾了一圈,也没有看到这第六个人,只见其他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,他才恍然惊觉“小生也上?!”
    晴明拍了拍衣服“那当然,不然拉你过来干什么?”
    “阿爸你不怕输?”
    “说什么呢”晴明带头走进斗技场“你好歹也是五星满级的式神啊”
    妖狐一头雾水地跟着他们进去,在敌方的式神出来之前,他听到吸血姬小声地对他说了一句话“他们带了椒图”
    下一秒,妖狐已经站上了斗技场,吸血姬说的没错,对面确实有椒图,还有山兔,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形势,就感到身上一阵疼,转头一看,一旁的座敷都已经扑街了,剩下的人都身受重创,没来得及多想,甩出两道风刃后,没过多久,就看见晴明举白旗投降了
    刚从场上下来,晴明就一脸愠怒的看着妖狐“阿崽,你怎么又突突!”
    “啊?小生……这个……嗯?”妖狐有点游离
    姑姑和吸血姬拉过妖狐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告诉了他
    “所以说,阿爸因为打不过带椒图的队伍,所以想让我突个二十多下当aoe?”妖狐这下明白了,晴明怎么会如此高估他呢?
    “不是简单的打不过,刀姐的新衣服都快被打破了,所以她说什么也不肯上了”吸血姬补充道
    “那为什么不让山兔妹妹来呢?”
    “山兔跑不过对面的”一目连插话道
    “那小生也没办……”妖狐见所有人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“能突多少下不是我能控制的啊!不!等等!别拉我进去!我不行!”
    当晚,妖狐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外面回来,看到出去带狗粮的大天狗已经回来了,坐在长廊上,看上去是在等他,不禁有些慨叹,平时都是妖狐坐在那里等着大天狗,如今倒是反过来了
    大天狗站起身,一把抱起妖狐,抱着他忘房间走
    “诶诶诶,你抱着小生干嘛,小生又不是腿残了”话虽这么说,妖狐却没有任何抵抗任由大天狗抱着,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动了
    大天狗把他抱回了房间,开始一层层的将他的衣服脱下来,这下妖狐就算累也要阻止一下了“今天不行,小生真的很累”
    “看看你有没有受伤”大天狗手上的动作没停,接着说“我听妖刀说了,你是被阿爸硬拉过去的?”
    “嗯”妖狐闷闷地答了一声
    “讨厌吗?”看到妖狐身上没什么大伤,大天狗又帮他拿了干净的衣服替他换上“讨厌去斗技吗?”
    妖狐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打不过别人,椒图小姐姐太凶残了”
    “讨厌她?”
    “也不能说讨厌啦……只要是小姐姐小生都喜……”妖狐感觉大天狗帮他穿衣服的手劲都大了“讨厌,讨厌行了吧”安静了几秒,妖狐又开口了“是小生太弱了”
    “你不用太强”大天狗吻了吻他的额头
    “但是阿爸会责备小生的”妖狐扯了下大天狗没理好的衣角
    “他骂你了?”大天狗问道
    妖狐又点了点头“阿爸很生气的样子”
    “我知道了”大天狗摸了摸妖狐的头“去洗个澡睡觉吧”
    嗯?就这样?妖狐愕然了,照理说不应该好好安慰一下么怎么就这么简单?妖狐失落地想,他不会嫌小生麻烦了吧?
     熄灯后两人躺在床上,大天狗忽然开口“后天有空吗?”
    “嗯?怎么了?”妖狐蹭了蹭枕头,心想,他果然还是喜欢小生的
    “去吃烧烤吧”大天狗说完闭上了眼
    啊?
    第二天妖狐起床的时候大天狗已经不见了,并且一整天都没看见他的人,直到晚上很晚的时候才听见他回来的声音,妖狐也没逮到机会问他,就跟着他到了烧烤的地方
    看着大天狗慢悠悠地组装着烧烤架,一旁还有几个白色的泡沫盒,一眼就知道是装食材的,妖狐心里更奇怪了,为什么突然要烧烤?安慰人也不是这样……妖狐灵机一动,不会他准备了什么惊喜吧?妖狐走向泡沫盒,但就算是惊喜,放到泡沫盒里也太掉档次了吧。虽然这么想着,妖狐还是揭开了盖子,然而里面确确实实是食材,一个个河蚌整整齐齐地摆在里面,妖狐更无奈了,烧烤也就是算了,考河蚌也太……嗯?这些河蚌怎么看着有些奇怪?
    妖狐刚要伸手去碰,大天狗从他身后握住了他的手,将他搂在怀里,贴着他的耳朵说“你不喜欢的,讨厌的东西,我都会让他们消失”大天狗握着他的手打开了一个“河蚌”的壳,里面不是别的,正是椒图“你不用太强,只要是你打不过的,我都会帮你打回去”大天狗的鼻尖触在妖狐耳根处的绒毛上,惹得他耳朵直抖,不知是大天狗的气息还是他的话,令妖狐耳朵渐渐泛红,他急着想要掩饰这份不知所措“那阿爸呢?要是小生讨厌阿爸了呢?”
    “我昨天找过阿爸了”妖狐一惊,只听大天狗继续说“阿爸答应以后不会强迫你做不愿做的事了”
    “那他赢不了怎么办?”
    大天狗轻轻笑了一声“本来这就是靠运气的事,阿爸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异想天开……”他揉了揉妖狐的头“阿爸说会去找夜叉”
    妖狐转过身,面对大天狗“不过椒图小姐姐可是女孩子,大天狗大人您可真是什么事都会干出来呢”
    “有一件事我不会做”大天狗看着妖狐的眼睛“我不会让你讨厌的事发生”
    握着大天狗的那只手攥的更紧了些,妖狐不自觉的低下头,脸上有些发烫,他好像更喜欢这位大人了一点

【完】

椒图:???我就在那看着你们秀恩爱?
夜叉:???欺负我没有ssr护着?

    首先先和所有喜欢椒图的小姐姐小哥哥们道歉,对不起
    这篇文是我昨天打完斗鸡的产物,连着输,被椒图加兔子虐的不行,我家兔子速度慢,一直快不过别人,难得快的过了,对面椒图血条还特别厚,根本打不死,然后我就处于被摁在地上打的状态,后来就异想天开的把崽崽换了上去,然后看着崽崽每次突突就生气,所以打的一肚子火,然后就写了这篇文【虽然就算有大天狗也打不过】本来还想好了椒图的一百种烧制方法,想要细细描写的,但是写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消气了,自己想想确实是我辣鸡,也不能怪别人
    文里的队伍配置就是我的队伍,顺便想问问有没有大佬指点一下我该怎么打……
    啊顺便这篇文可以当做上一篇的番外来看,此时两人已经在一起了,崽崽还在养老生活
    最后谢谢所有浪费了时间看完这篇文的人

【狗崽】守护之人

    大天狗来寮里时,妖狐在外面带着小妖怪们升级。
    出生在一个不算特别非却十分咸鱼的寮里,妖狐作为第一个来的sr是全寮等级最高的妖怪,不得不肩负起主力的任务。寮里虽然也有两只ssr,但晴明都把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,偶尔才让他们上一场。似乎妖狐生来就是一个劳苦命,即使晴明有着更厉害的妖怪,他也永远是输出主力,现在连孩子都让他带,妖狐心里早就不舒服了,每次累的只突突两下,回家还会被晴明骂,他曾经和晴明抗议过,但是每次晴明都是摸着他的脑袋说“因为阿爸爱你啊”
    妖狐带着一群小妖怪回寮里时,还在苦恼今天又是突突两下,该怎么和晴明交代,却见寮里气氛和往常大有不同,拉住扫地工便问发生什么了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来咱们寮了”
    妖狐“嘁”了一声,又不是第一次见ssr了,没过去看这个新来的ssr,直接回了自己房间
    晚上晴明就来敲妖狐的门了,一进门便说“崽啊,阿爸知道你一直都很辛苦,以后呢,那些小妖怪就不用你带了”
    妖狐“咦”了一声,“阿爸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    “怎么,你不乐意?”
    “没没没”妖狐摇了摇大尾巴“小生知道阿爸最好了”
    晴明笑着点了点头“以后你只要专心带大天狗就可以了”
    妖狐辗转了一晚上,还是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晴明给坑了,绝对是因为这个ssr很难伺候他才丢给自己的,八成是个熊孩子,但又是尊贵的ssr,要侍候不好了还会遭殃。狐生艰难啊。
    第二天妖狐是被萤草抽醒的,看到小姑娘拿着比她人还高的蒲公英气势汹汹地看着他,妖狐扇了扇折扇“长夜漫漫,没有佳人相伴,小生辗转难寐啊”语气轻佻地萤草想再“叮”他一下
    门外的樱花树下站着一个白衣少年,金发蓝眼,五官精致却不妖媚,清冷却不淡漠,黑色的翅膀拢在身后,风吹过时,还有零星的黑色羽毛飘落。妖狐挑了挑眉:想必这就是大天狗大、人了吧,好看倒是好看,是个男人真是可惜了呢
妖狐可以感受到,那种来自大妖怪的强大魄力,即使对方只是个身高还不及他胸口的孩子,可与生俱来的妖力却不会因为尚且年幼而被遮掩,不消多想,日后定是强大的妖怪,         “熊孩子”的猜想不攻自破,妖狐知道,这次可是来了个真正厉害的家伙了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”妖狐微微鞠了个躬,看着却像是弯下腰对孩子说话一般,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间都没有半点恭敬状。厉害归厉害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,现在不照样还是要我带,妖狐腹诽着“我们可以出发了”
    大天狗抬眼看了看面前的狐狸,又看了看后面早已整装待发的萤草吸血姬和座敷,像是队长在检查队员是否已经到位了一般,点了点头,径直走出了门
    妖狐仿佛有一口气哽在了喉咙口:这小孩怎么这么不讨喜呢?随即又挂上了笑面,转身对身后的三只式神说道“今天又要有劳小姐姐们了”
     一路上,大天狗走在前面,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,似乎是知道其他妖怪会跟在他身后,说不出是信任同伴还是太过自大了。妖狐同他的小姐姐们说着话,眼睛却不自觉地瞟着大天狗,不禁想起曾经见过的隔壁寮的大天狗,黑色羽翼仿佛可以挡住一切,守护同伴,但是那双蓝瞳的一眼,便可以震住敌人,身上大妖的魄力更是让人心甘情愿地追随他。眼前还是少年样的大天狗这番做派,或许显得冷漠又自大,但日后,不知有多少式神会追随他的背影呢
    他将永远是一个人,站在最前面,遥不可及
    但也正是这一点最让妖狐不爽了,ssr就了不起了?ssr就不是妖怪了?就可以永远站在最前面藐视一众苍生了?
    “就是这儿了”妖狐停下脚步“这次还是跟以往一样打,辛苦小姐姐们了,至于大天狗大人,只需要在我们身后升级就好。”
    这次的大蛇意外的难打,打过前两轮的妖怪就很艰难了,终于与大蛇开打时,妖狐开局就受了重重的一击,正想着吞下鬼火来个漂亮的反击,却发现,嗯?鬼火呢?对面刮起一阵大风,风过时,对面仍是安然无恙。妖狐有点急了,顾不上平时优雅的假面就吼道“不是说了你只要在我身后就好了吗!能不能不要随便捣乱!”一股无名火从心里窜了出来“你吃吃经验不就好了,抢什么火!我们会在前面挡着的!”看到大天狗把头偏了过去,妖狐还想说点什么,也只能把话生生咽了下去,不再看他,专心对付大蛇。
    回去的路上,妖狐一句话也没说,更是没看大天狗一眼,连对着边上的小姐姐们也没什么笑颜,萤草悄悄走到大天狗身边,低声说“您可能真的惹妖狐生气了”
大天狗抿了抿嘴,没有说话
    “他平时不是个会生气的人,虽然为这点小事似乎太小题大做了,但可以的话,大天狗大人,您还是去道个歉吧”萤草见大天狗还是面无表情,只得叹了口气
    一回到寮里,妖狐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里,蝴蝶小姐叫他去疗伤他也不去,鬼使白喊他去吃饭他也推脱了,一个人呆了好一会儿,渐渐开始懊恼了,自己怎么这么不理智,丢了平日的风雅也就算了,还得罪了大天狗,明明也不是多大点事,怎么就怒气冲头了呢?自责了一阵,终是抵不过疲惫沉沉地睡了过去
    醒来时已是深夜,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,空空如也的肚子又不安地叫唤着,懊恼又深了一层——怎么就没去吃饭呢
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是木屐的声音“哒,哒,哒”缓慢,似乎有点犹豫,停在了妖狐的门前,便没了动静,妖狐轻手轻脚地向门口走,想开门看看是谁,手刚碰到门,就听到门外响起一个声音“我不应该,也永远不会是被保护的那一个”妖狐的手顿住了,又是一阵“哒哒哒”的声音,门外的人迅速跑开了。半晌,妖狐才打开门,地上是几瓶膏药和零星几根黑色的羽毛。他捡起地上的东西,躺会床上,手中握着的黑色羽毛,连同他的表情一起,融在了夜色里
    妖狐又一次睡过头了,可这一次萤草却没有来把他抽醒。醒来时已经接近正午了,妖狐慌忙换上衣服,找遍了整个寮也没看见大天狗或萤草等人,他拉住门口的扫地工便问“大天……萤草姑娘呢?”
    “萤草大人很早就出门了,今天主力队的大人们也很勤奋呢”
    妖狐愣了,主力队?那……自己呢?
    他闯进了晴明房里,一进门就喊“阿爸!”
    晴明正和源博雅下棋,见妖狐进来,朝他招了招手“崽崽,你过来”
    “阿爸为什么把我从主力里撤了?”妖狐张口就问
    晴明笑了笑“你不是一直都说想休息么,正好给你放个假”
    “但是我……”妖狐突然停住了,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手心,微微一欠身,挂上笑“那小生谢谢阿爸费心了”
    妖狐慢慢走了出去,轻轻合上房门,最后一秒,听见源博雅对晴明说“你早就该把妖狐撤下来了……”
    妖狐不傻,他还没有天真到以为晴明会真的爱他到永远用他做主力,他先前又是主力又要带粮的,一半是因为晴明的爱,而更多的则是在于他是第一个sr,等级最高的式神罢了
但他没想到的是,从主力中撤下的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,的确,那些由他带起来的妖怪们早已可以独当一面,甚至比他还强,但不可能就这样毫无征兆的……妖狐突然想起了昨晚大天狗的话,啊啊,这样啊,妖狐打开折扇,不用当主力明明是自己梦寐以求的,如今这么快到来可是要多亏了这位大人呢
    从此妖狐算是过上了悠哉的生活,今天陪鲤鱼妹妹约会,明天又和蝴蝶妹妹聊天,日子过得也是愉悦
    只是经常听说,听说大天狗每天都伤痕累累地回来,听说大天狗觉醒了,听说大天狗打赢了隔壁寮,听说大天狗升了五星,听说大天狗凭一人在战局陷入困境时力挽狂澜,听说……
    那位大人大概已经成为他想成为的那样了吧
有时妖狐会靠在樱花树下想,这个时候大天狗又在哪里执行着他的大义呢
    再次见到大天狗是在一个傍晚,在夕阳的余晖里,妖狐靠着樱花树打着小盹,一个身影遮住了余晖,妖狐懒洋洋地睁开眼,大天狗逆着光站在落日里,不安分的橙色从他周围溢出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圈光辉,仍旧是那张清冷的面庞,但五官没有了初见时的少年稚气,俊朗帅气,难怪俘获了平安京大半少女的心,身形已完全长开,修长挺拔,妖狐估摸着自己大概是要比他矮半个头了。他仍是靠在树,对大天狗笑了“真是好久不见,大天狗大人”
    妖狐不得不承认,他的心脏突然加快了跳跃,与看见可爱的鲤鱼小姐时的心跳不同,与看见妩媚的三尾姐姐的心跳也不同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升腾而起
    一向以优雅自居的妖狐,第一次怂了
    后面说了什么他已全然不自知了,只是往后的日子里常常能与大天狗见面,没有太多交流,没有太多言语,有时甚至只是晚饭后在橙色的落日里倚着樱花树,听上一曲笛子
有时与大天狗并肩坐在树下时,妖狐会觉得,此时的大天狗与他并无不同,没有sr和ssr之分,没有等级之差,都不过是世间微不足道的一只妖,可一转头,便又发现,大天狗身后总有着无数人,追随着他的脚步,只有自己,才是真正微不足道的那一个
    源博雅喝了口茶,对晴明说道“你家大天狗最近是越来越强了啊”
    “是啊,比我想的快多了”
    “他该升六了吧?”
    “升星材料还没齐啊,只得暂且先缓一缓了”
    “怎么没齐?没记错的话,妖狐五星吧,算上他的话,足够了”
    “可是……这件事情,再说吧”
    妖狐正要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,对话清晰得钻入他的耳中,端着准备拿给晴明的糕点的左手不可抑制地微颤起来, 他吸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
    那天晚上,妖狐一个人窝在房里,没有吃晚饭
    再晚些时,大天狗来敲他的门了
    “谁?”妖狐问道
    “大天狗”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啊……小生今天有些不适,有事改日再聊吧”
    “我为你端了晚饭过来”
    “……真是劳烦大天狗大人了,小生并不饿”
    “你先开门让我进去”
    “这……好吧,小生就来”妖狐慢吞吞地挪到门口,开门接过大 天狗手上的食盒便要关门,却被大天狗一把挡住了。大天狗的手覆在妖狐欲关门的手上,似乎是怕他执意赶人,身子还微微往前倾,在手上施加了一些重量,使二人的手相合的更加紧密。大天狗手心的温热从手背传来,妖狐感觉自己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里,有些不自在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还有什么事吗”
    大天狗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妖狐,喉结上下滚动着,嘴唇微抿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
    妖狐被他盯地有些发毛,变得烦躁起来,正就无处发泄的情绪在心里翻江倒海,搅得他越发焦躁
    “没什么事的话请您把手放开,小生的手被压的有些疼痛”
    大天狗连忙松开手,慢吞吞地道“你……”
    一个字才刚出口,妖狐马上打断了他“大天狗大人在外一天了,想必也是累了吧,请早些回去休息吧”然后没有半点迟疑地把门关上,动作干脆利落,不留半点让大天狗阻止的机会
    妖狐靠着门缓缓地倒下,瘫坐在地上
    为什么偏偏是他?让他情绪失控的是他,让他心跳不已的是他,让他感到渺小惆怅的是他,就连让他为之赴死的也是他……
    与大天狗相处的点点滴滴在他脑海中一帧帧地闪过,那些安详静谧的时刻如同玻璃掉落到地上,摔成一片片碎片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怨恨大天狗,也不知道心是因为即将赴死而沉重,还是因为那人是大天狗而沉重,一次次想要弄明白,自己对大天狗的感情到底是什么,是敬佩?是羡慕?还是爱慕?当大天狗一次次搅乱他的心境,当他开始产生与大天狗共处的期待,当他与大天狗在一起时开始祈求时间停止时,这个问题就一直萦绕在他心头
    妖狐苦笑起来,真是可笑又可悲呢,都要死到临头了,心里想的却都是他,而他却连一句关心都没有,哪怕是问问他“怎么了”也好,但他没有任何表示。刚才大天狗来敲门时,妖狐其实是有一丝期待的,虽然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妖狐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,只是呆在阴阳寮的时间少了,经常是大早便出门,到晚上才回,在别人看来这也没什么,许是他看上了哪个别人家的小姐姐吧,但妖狐明白,他是在避着大天狗,不止是大天狗,他也在避着寮里的一花一树,避着那些充满他和大天狗回忆的地方
    那天晚上回寮时,他看到萤草蹲在门口,似乎在等他
    “小生为小姐姐们带了些点心回来”妖狐把手上的盒子递了出去,萤草迟疑了一下,接过盒子“谢谢”。她站在门口,面露难色,欲言又止
    “萤草姑娘似乎有话想对小生说啊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萤草顿了一下“阿爸说,让你回来以后去大天狗房里”
    妖狐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这一天,终于来了吗
    “谢谢草姑娘转达,小生知道了”
    妖狐本以为在最后的一段时间,他会再看看天,再看看地,问候一下一直在扫地的纸片人,与他生活多年的房间告别,再看一眼那棵樱花树……可如今,他发现这一切都毫无意义,倒不是没有留恋,只是知道了再做这些也只会是徒添悲伤罢了
    他径直走到大天狗的房间,没有敲门,直接推门而入,大天狗正在看手中的一张纸,眉头紧皱,表情似乎不太好,在他面前摆着四个五星达摩,妖狐心想,自己现在和他们也没什么区别
    大天狗招了招手,示意妖狐过来,还未等妖狐靠近,大天狗的黑色翅膀猛然张开,将妖狐圈了起来,把他推向自己,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,近的几乎要贴在一起,翅膀将二人围得严严实实,成了一个封闭的小空间
    不等妖狐开口,大天狗就道“你早就知道”
    妖狐的手抵在大天狗的胸口,想要推开他,却被大天狗抓住了双手,将二人拉得更近,“你早就知道了”大天狗又重复了一遍
    “不知大天狗大人说的是什么事”
    “那天你心情不好,说你不舒服,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”
    妖狐撇开头,抿着嘴不说话
    “所以你最近一直在躲我”大天狗的语气里没有半点质疑,完全是笃定的口吻,双眼直直的盯着妖狐一手擒着妖狐的双手,一手掰过妖狐的下巴,使他也看着自己
    “为什么不和我说?”
    大天狗见妖狐不答,又问了一遍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    “为什么要告诉你呢?”妖狐有些恼了“大天狗大人是小生的什么人,小生要告诉你呢”
    大天狗沉默了,妖狐感到鼻子一阵发酸,双眼有些模糊,他有点想哭,明明得知要被喂的时候都没有要哭,现在却莫名地想哭,心里一阵委屈,也不知是怎么了
    “在大天狗大人的心里,小生和其他妖怪也没什么不同吧,没了小生,大天狗大人也没什么影响,反正拥护大天狗大人,喜欢大天狗大人的妖怪多的是,少了小生一人又何妨,小生怎敢以这点小事劳烦大天狗大人呢!”妖狐越说越委屈,眼泪终是滑了下来,并且越来越多,妖狐哭的安安静静,只是眼泪不停地往下淌,喉咙里有轻微的呜咽声,看着更是楚楚可怜
    大天狗有些慌了,连忙用手帮他抹着眼泪,可妖狐只是越哭越凶,眼泪越流越多,大有逆流成河的趋势
   大天狗急了,直接吻上了妖狐的唇,没有吮吸,没有伸入,只是简单的贴了上去,久久没有离开
    妖狐愣住了,眼泪渐渐停了下来,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天狗近在咫尺的脸
    离开妖狐的唇后,大天狗又吻了吻他湿润的双眼,吻去了他脸上的泪珠“我喜欢你,妖狐”大天狗将他抱在怀里,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,两人的心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“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”妖狐言语不能了,只听得大天狗说着“你和其他妖怪不一样,我不能没了你,不然心会很痛很痛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妖怪,不敢看你,怕看久了,心都被勾走了,看到你受伤,我很心疼,我不想被保护着,尤其是被你,所以我要赶快变强 强到可以为你挡住一切,我想保护的人,永远只有你一个……”
大天狗几乎是贴着妖狐的耳朵说的,他的耳尖开始泛红,胸腔还在一抽一抽的,声音还有些哽咽“大,大天狗……小生……”
    “嗯?”大天狗吻了吻他的耳朵“你喜欢我吗?”
    “小生……”
    “喜欢吗?”大天狗蓝色的眼眸盯着妖狐,等待着他的答案
    妖狐抓着大天狗的衣服,把头埋在大天狗的怀里,重重地点了点头
    大天狗抱着妖狐,下巴搁在他柔软的头发上,翅膀收的更紧,使二人相偎在一起
    “你明知道大天狗不会同意的,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”源博雅问道
    晴明放在手中的茶杯“我从来没想过让妖狐做狗粮,但是你的话倒是给我了个主意”他顿了一下,接着说“妖狐看起来是个风流之人,可对于真正的感情却视而不见,逃避着自己的内心,而大天狗更不是主动的人,他们这样僵着让人看着也替他们着急不是么”
    源博雅笑了“你这个月老倒是看的清”
    晴明轻轻的笑了两声“旁观者都不清,身陷情中之人还怎么办呢”

【完】

文中的妖狐基本就是我家妖狐的处境了【除了没有大天狗】寮里的孩子几乎都是他带大的,现在有了姑姑啊刀姐啊之后已经开始养老了,但最爱的还是他

我想象中的妖狐是那种一直带着假面生活的人,对谁都温和有理,但他内心还是好强的,正是因为爱着那种强大,所以对于自己是个sr有一点点小自卑,于是会格外在意身为ssr的大天狗,所以才会因为他而卸下伪装,所以中间很长一段只是想将我心中的妖狐表现出来【但似乎并没有好好表现出来,文笔不足啊,唉】
并且也导致最后似乎有点崩了,因为很喜欢攻吻眼泪这种情节,所以把妖狐搞哭了,记得以前看过一个人说,觉得妖狐和大天狗有一种纯纯的感觉,这个我还是很赞同的,所以他们只是亲亲抱抱举高高【划掉】就很满意了w
呃,废话好像有点多,酱,谢谢所有看完这篇文的人